肺癌是全世界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,病死率居所有恶性肿瘤的首位。肺癌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,其中NSCLC占肺癌的85%,包括鳞状细胞癌、腺癌和大细胞未分化癌;SCLC仅占15%。约75%的NSCLC患者发现时已处于中晚期,5年生存率很低。

EGFR基因突变在肺腺癌里频率较高,EGFR基因90%以上的突变发生在19号外显子缺失和21号外显子的L858R。这两种突变位点适用于第一代EGFR靶向药物“吉非替尼”、“厄洛替尼”。二代靶向药阿法替尼,有蛮多患者服用一代靶向药易瑞沙,特罗凯后直接用三代奥希替尼。

Osimertinib(又名奥希替尼,代号9291)是第三代肺癌靶向药,可以克服第一代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(EGFR-TKI)T790M突变导致的耐药。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服用奥希替尼的患者也会再次产生耐药,这其中就包括C797S突变,活化突变(三重突变)等。有临床研究证明,布格替尼联合抗EGFR抗体使用或可突破第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耐药。关于EAI-045对C797S / T790M / del19三重突变的非小细胞癌是否有效的问题,研究人员筛选了30种药物来鉴定他们针对C797S / T790M / del19三重突变NSCLC细胞的活性,并发现ALK抑制剂布格替尼(brigatinib)显示出这样的活性。布格替尼不仅对T790M双突变非小细胞肺癌具有一定功效,而且通过实验发现布格替尼对C797S / T790M / del19三重突变NSCLC细胞以及T790M / del19双突变NSCLC细胞也有活性。因此,布格替尼很可能因为克服C797S突变耐药,而成为“第四代EGFR-TKI肺癌靶向药”。

而间变性淋巴瘤激酶基因重排是NSCLC患者中染色体倒位形成棘皮动物微管相关类蛋与ALK基因重排形成的融合基因(EML4-ALK),亦称ALK基因阳性,是促使NSCLC发生和进展重要的肿瘤驱动新基因,其发生率占SCLC患者的3%~5%。由美国辉瑞公司研制的第一代ALK酪氨酸激酶抑制药克唑替尼(crizotinib)是ATP竞争性酪氨酸酶抑制药,能有效地针对NSCLC个体化靶向治疗中发挥重要作用。2014年9月18日克唑替尼2种规格的胶囊剂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(CFDA)的进口注册证,用于治疗晚期或转移性ALK+NSCLC。然而,尽管克唑替尼在ALK+患者获得良好中位无进展生存期(PFS)和客观缓解率(ORR),但克唑替尼不能越过血-脑屏障,无法治疗中枢神经系统内ALK+肺癌;而且,NSCLC不断产生新的基因亚型,最终难逃耐药性而治疗失败的命运。为了应对克唑替尼耐药后续治疗而生的,2017年4月29日,美国FDA批准布格替尼上市,因为它在二期临床实验中取得了傲人的成绩。

在布格替尼二期临床实验中,研究者招募了222名ALK突变克唑替尼耐药的患者参加临床实验,入组患者分为A组和B组两个组别,A组患者每天服药90mg,B组患者前七天每天口服90mg,接下来每天口服180mg。

临床研究的结果如下:A组的客观缓解率是45%,1名患者肿瘤消失;B组的客观缓解率是55%,5名患者肿瘤完全消失。AB两组的疾病控制率都超过了80%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对于脑转移的患者来说,A组42%的患者颅内肿瘤有明显缩小,而B组有67%的患者颅内肿瘤缩小。也就是说布吉他滨对克唑替尼治疗耐药后的ALK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显示出了显著的疗效。对脑转也有效,疾病控制率又高,布格替尼完全可以成为克唑替尼耐药后患者进行后续治疗的首选。

 

微信图片_20181206185742.jpg1.jpg

 

服药方法是否与食物同服均可,药品应整片吞服,不可压碎或咀嚼。若缺失一次剂量或服药后发生呕吐,当日不另服附加剂量,应按服药时间表,服下一次剂量。正常剂量在前7d的诱导期,口服90mg,每天1次,若患者能耐受,剂量增加至180mg每天1次,直至疾病进展或不能耐受药物的不良反应。因不良反应减低剂量,随后不能随意增加剂量。如不能耐受60mg,每天1次的剂量应永久终止服药。

更多详情请加微信:ido8135咨询。